法律案例

百律网>案例分析>行政复议案例分析>土地行政判决

土地行政判决

时间:2019-01-07 来源:百律网

上诉人陈修俊因诉福州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复议一案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12-17)

行 政 判 决 书

(2010)闽行终字第5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修俊,男,46岁。

委托代理人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福州市人民政府,住所福州市鼓楼区乌山路96号。

法定代表人苏增添,市长。

委托代理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蔡寿仁,男,79岁。

委托代理人蔡传球,男,51岁。

  上诉人陈修俊因诉福州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复议一案,不服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年8月12日作出的(2010)榕行初字第2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陈修俊及其委托代理人王云英、王接,被上诉人福州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黄凡,被上诉人蔡寿仁及其委托代理人蔡传球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讼争地块座落于福清市阳下街道新局村溪东自然村上新厝的六扇厝,地面物为十四间房屋,1951年领有土地房产所有证。14间房屋的具体权属为:第06773号《土地房产所有证》上记载蔡长河享有八间房屋。第06735号《土地房产所有证》上记载蔡榕仔享有三间房屋。第06713号《土地房产所有证》上记载蔡寿宝享有三间房屋。1992年进行土地权属登记时该十四间房屋的土地权属分别登记在蔡长河、蔡寿宝、蔡榕仔的子孙亲属名下。具体为蔡长河的子孙享有七间,蔡榕仔的亲属享有四间,蔡寿宝的亲属享有三间,其中编号为11-6的两间房屋用地登记在原告陈修俊名下。陈修俊于1992年以祖遗房产名义向福清市人民政府申请土地登记,提交了《土地四至申报表》、《土地使用权登记发证具结书》。原福清市土地管理局对该土地进行了勘丈、地籍调查并张榜公告。福清市人民政府经审核后向陈修俊颁发了融阳集用(92)字第07812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地号为11-6,地面物为两间房屋。蔡寿仁对上述发证行为不服,于2009年8月19日向福州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福州市人民政府于2010年5月13日作出被诉榕政行复〔2010〕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陈修俊对该《行政复议决定书》不服,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福建省土地登记发证办法》第七条的规定,申请土地登记,必须提交土地权属来源证明、地面建筑物、附着物权属证明等材料。本案中,原告以土地权属来源祖遗名义向福清市人民政府申请土地登记发证,但未提交土地权属来源证明也未提交地面建筑物权属证明材料。原告陈修俊在申请发证时,对土地来源说明是:因建于解放前,未办理证件。而根据被告提交的证据可证明,蔡榕仔在1951年领取有《土地房产所有证》。本案讼争的房屋系1951年《土地房产所有证》上登记的房屋中的部分。1951年《土地房产所有证》(第06735号)上确权登记的、记载蔡榕仔在溪东村上新厝享有三间房屋,而目前登记在蔡榕仔亲属(林金顺、陈修俊)名下的土地上的房屋却有四间。蔡寿仁对其中登记在陈修俊名下编号为11—6的东南角的一间房屋主张权利,而陈修俊至诉讼期间仍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多出的这一间房屋的权属来源。陈修俊主张1951年的《土地房产所有证》是第三人的父亲蔡长河私下登记的,蔡榕仔不知道1951年发证的事实,讼争房屋归其使用和所有,没有事实依据,其主张不能成立。综上,福清市人民政府在没有查明讼争房屋土地权属来源的情况下,就向陈修俊颁发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系认定事实不清。被告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福清市人民政府发证事实不清是正确的。被告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行政程序合法。原告陈修俊的主张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陈修俊要求撤销被告福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榕政行复〔2010〕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陈修俊负担。

  陈修俊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第三人提起行政复议主体适格,缺乏依据;原审法院认定第三人申请复议未超过行政复议期限是错误的,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并撤销福州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

  被上诉人福州市人民政府答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行政复议决定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蔡寿仁没有答辩,但在庭审中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同时,蔡寿仁还在二审期间申请增加诉讼请求,要求判令陈修俊偿付46年的房屋租金38640元和诉讼费用15000元。

  被上诉人福州市人民政府在本案一审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和依据有:1、1951年第06773号、第06713号、第06735号《土地房产所有证》;2、融阳集用(92)字第07812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地籍档案;3、融阳集用(92)字第07812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卡》;4、榕政复批字[2009]36号《复议申请处理审批表》及行政复议申请;5、提出答复通知书;6、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7、决定延期通知书;8、中止行政复议通知书;9、恢复审理通知书;10、行政复议决定书;11、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回证;12、《福建省土地登记发证办法》第七条;13、《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

  上诉人陈修俊在本案一审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证人蔡寿清、蔡传金、秦能雄、颜爱宋、林华云、蔡为同的证人证言;2、土地四至申报表、地籍调查表、土地勘丈记录表、土地登记审批表、非农业建设用地确权发证审批表、具结书、土地发证收费单;3、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卡;4、土地房屋所有权证。一审期间,蔡秀玉、蔡传金、蔡为同作为证人出庭作证。

  上述证据、依据均已经一审法庭举证、质证,并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上述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其中,蔡秀玉、蔡传金、蔡为同的出庭证词和蔡寿清、秦能雄、颜爱宋、林华云的书面证言,虽不能证明本案争议的讼争房屋所有权的归属,但可以证明讼争房屋居住和使用的事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原审法院以蔡秀玉、蔡传金、蔡为同的出庭证词与本案无关联性和蔡寿清、秦能雄、颜爱宋、林华云的书面证言不具真实性为由不予采信是错误的,依法应予纠正。

  本院依照定案的证据认定以下事实:讼争地块座落于福清市阳下街道新局村溪东自然村上新厝的六扇厝,地面物为十四间房屋。1992年陈修俊提交了《土地四至申报表》、《土地使用权登记发证具结书》,以祖遗房产名义向福清市人民政府申请土地登记。原福清市土地管理局对该土地进行了勘丈、地籍调查并张榜公告。福清市人民政府经审核后向陈修俊颁发了融阳集用(92)字第07812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地号为11-6,地面物为两间房屋。其中南面的一间为本案讼争房屋,该屋一直由蔡榕仔(蔡秀玉)及其家人居住、使用至今。六扇厝的其余十二间房屋则分别被登记在蔡传球等六人名下。2009年8月19日蔡寿仁经查档得知,六扇厝的十四间房屋在1951年即领有三本土地房产所有证,其上记载蔡长河名下有8间房屋、蔡榕仔名下有3间房屋、蔡寿宝名下有3间房屋。蔡寿仁遂以讼争房屋应为其父蔡长河所有,而土地却被登记在陈修俊名下为由,向福州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福州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以福清市人民政府认定事实不清为由,撤销了福清市人民政府颁发给陈修俊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陈修俊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行政复议机关作出复议决定应当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案中六扇厝的十四间房屋虽在1951年即被登记在蔡长河、蔡榕仔和蔡寿宝三人名下,分别领有第06773号、第06713号、第06735号《土地房产所有证》,房间数分别为8间、3间和3间,但从三本1951年的《土地房产所有证》所载四至看,无法得出分属三人的十四间房屋的具体位置,因此无法从1951年的《土地房产所有证》得出讼争房屋原登记在蔡长河名下的结论。蔡寿仁主张争议的房屋由其父一直居住至1978年去世,后由其掌管,只是一直未使用。但其除了提供1951年的三本权利证书外,并无其他证据相佐证。相反,综合蔡秀玉、蔡传金、蔡为同的出庭证词和蔡寿清、秦能雄、颜爱宋、林华云的书面证言,可以证明讼争的房屋一直由蔡榕仔(蔡秀玉)及其家人居住的事实。因此,蔡寿仁关于讼争房屋由其使用的主张不能成立,蔡寿仁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与讼争房屋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综上,被上诉人福州市人民政府在没有查清蔡寿仁与讼争房屋是否有利害关系的情况下,仅凭1951年的三本《土地房产所有证》就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并撤销福清市人民政府所作的土地登记,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应予纠正。上诉人关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的上诉理由成立,依法应予支持。至于蔡寿仁在二审期间增加的诉讼请求,系其与陈俊修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应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和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榕行初字第22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福州市人民政府榕政行复〔2010〕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三、福州市人民政府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重新作出复议决定。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各50元,均由福州市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林爱钦

  代理审判员 史寅超

  代理审判员 许秀珍

  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贾晓燕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 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

  (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1、主要证据不足的;

  ……

  第六十一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由于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可以查清事实后改判。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百律网律师案例频道为您推荐各类司法案例供您学习法律,了解法律常识免费法律咨询、找律师就上百律网,专业律师在线解答援助 http://www.bllsw.com/

分享到:
有用(0)收藏本文
关键词:土地行政判决

行政复议热点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