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识

首页>法律知识>其他类别>教育事务>教育其它>教育政策> 冒用人的学籍要承担什么责任

冒用人的学籍要承担什么责任

时间:2018-12-03 来源:百律网

冒用人的学籍要承担什么责任?最近,“河南长葛女子黄海霞疑似被堂姐黄风玲顶替学籍上学”的新闻,持续引发关注。经过媒体的多轮报道,今日,联合调查组公布了初步调查结论,还原了事件的真相。

经初步调查核证,黄伟霞,佛耳湖镇秋庄村人,曾用学籍名为黄海霞。1993年中招考试中,黄风玲顶替黄海霞学籍名参加中招考试,冒用学籍情况属实。经采证,黄风玲中招成绩系本人考试取得。

尽管黄风玲顶替堂妹学籍的动机、顶替学籍具体如何运作、谁是幕后推手等问题尚未查清,但从初步调查结论来看,黄风玲的确存在顶替堂妹黄海霞学籍的行为。

学籍被冒用已经多年,现在黄海霞站出来指控堂姐娥,黄风玲需要为此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从我国现行《刑法》的规定来看,找不到与黄风玲行为相对应的罪名。因此,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的刑法原则,黄风玲不需要为此承担刑事责任。

2013年9月1日起实施的《中小学生学籍管理办法》,主要是规范学校的学籍管理活动的内容,没有涉及冒用他人学籍等内容。而且,即便某些新近颁布的法律规范有相关内容,受“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限制,一般也难以适用。

就笔者手头掌握的信息来看,针对“冒用学籍”的行为,我国尚没有针对性的行政法律规范。因此,就冒用学籍的行为对黄风玲予以行政处罚,不仅面临是否超过“处罚时效”的问题,在当前也面临缺乏法律依据的问题。

但需要注意的是,鉴于黄风玲目前的身份为学校教师。所在学校或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根据《教师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以品行不良为由,对其予以行政处分或者解聘。

学籍被冒用,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学籍被冒用人。若黄风玲冒用堂妹学籍入学的事实成立,黄风玲应向堂妹承担何种民事责任,应是最具有现实意义的法律解答。

因黄风玲与堂妹黄海霞之间不存在合同关系,因此黄风玲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这一点很好理解。应当重点关注的是,黄凤玲冒用他人学籍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如构成侵权,具体又需要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呢?

在我国,未经权利人允许,干涉、盗用、冒用他人姓名的行为,属于侵犯他人姓名权的行为。一般而言,冒用他人学籍均涉及冒用他人姓名,涉嫌侵犯他人的姓名权。

黄风玲冒充堂妹黄海霞入学,显然也侵犯了黄海霞的姓名权。姓名权作为典型的人格权,在当前的法律体系下,主张冒用学籍者者侵犯姓名权获得法院支持的概率较大。

“受教育权”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我国《宪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那么,黄海霞能否在主张侵犯其姓名权的同时,以堂姐黄风玲侵犯自身的受教育权为由,要求其承担民事责任?

黄风玲是否构成侵权(侵犯黄海霞的受教育权),关键在于能否将“受教育权”认定为民事权益。若受教育权属于民事权益,则黄风玲擅自冒用学籍的行为构成侵权应无疑义。若受教育权不属于民事权益,自然也就无侵权一说。

这里不妨先简单介绍“齐玉苓被冒用学籍一案”,这起案件是国内首起涉及“受教育权”的侵权案件,深具启发意义。

原名“齐玉玲”的齐玉苓与陈晓琪均系滕州八中1990届应届初中毕业生。陈晓琪中专预选被淘汰,而齐玉玲则被济宁商校录取为财会专业委培生。在陈晓琪之父陈克政的一手策划下,陈晓琪冒名顶替“齐玉玲”入校就读。

1999年2月,齐玉玲察觉事实真相后,将陈晓琪、陈克政、济宁商校、滕州八中、滕州教委告上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阶段,专门就该案向最高人民法院请示。

最高人民法院为此专门下发《关于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宪法保护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最高院当时认为,与受教育有关的权利是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的内容,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体现为民法上的人格利益。

任何以侵害姓名权的手段,限制、妨碍、剥夺他人受教育机会的行为,都是对公民受教育权利的侵害,因此造成损害结果的,都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受害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赔偿相关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

最终,山东高院认定陈晓琪等人侵犯齐玉苓受教育权,判令其赔偿齐玉苓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人民币9.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民法并没有直接规定“受教育权”,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实质上是对宪法条文进行了司法解释。换言之,当时最高院认为宪法权利可以民法化。但是,最高院的观点在之后发生转变。

2008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废止了该《批复》。在2016年颁布的《人民法院民事裁判文书制作规范》中,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规定,裁判文书不得引用宪法作为裁判依据。这也导致实践中几乎不再有引用宪法作为裁判依据的案例。

自最高院《批复》被废止后,“受教育权”是否属于民事权益这一问题的答案,也变得模棱两可起来。其实,只要不涉及到国家政治体制的讨论,这一问题是可以有清晰答案的。

教育是实现人自我发展的重要途经,受教育的权利是公民的重要权利。将受教育权认定为民事权益从而予以保护,更符合加强人格权保护的时代趋势,也更有利于维护受害人的正当权益。

正如最高院批复指出的,“与受教育有关的权利是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的内容,在一定条件下完全可以体现为民法上的人格利益”。况且,将其解释为民事权益在法理上不存在障碍。

因此,若黄风玲冒用黄海霞学籍入学的事实成立,笔者认为黄风玲不仅侵犯了黄海霞的姓名权,同时涉嫌侵犯黄海霞的受教育权。因黄风玲冒用学籍的行为已经停止,故黄海霞可以要求堂姐赔礼道歉。而经济赔偿请求属于债权请求权,是否会得到法院支持要受到已过诉讼时效抗辩的限制。

分享到:
有用(0)收藏本文
关键词:冒用人的学籍要承担什么责任

教育政策热点知识